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新闻网 >> 师生讲坛 >> 浏览文章


复旦“黄山门”伤了谁的心

2011/1/5 15:23:07   作者:郑奇媛 沐旭 喜鸳   来源:广州体育学院报   点击:


 

事件回放:近日,以复旦大学生为主的18名学生,前往黄山未开发的路线探险,“驴友”们被困黄山,当地警察连夜上山进行营救,其中,一名警察坠崖牺牲。此事发生后,复旦学子内部大谈面对媒体如何公关,登山社谁来掌权,以及冷漠的“你们就该为纳税人服务”等行为,经媒体的大肆宣传,寒了国人的心,高校学子对待生命缺乏基本的尊重和敬畏,导致社会批评如潮。

面对危机,重“疏”勿“堵”

对于复旦“黄山门”事件,体育新闻与传播系的张天建老师认为。“黄山门”事件的主要责任人不是学生,也不是警察。如果一定要有责任方的话,那就是复旦大学。复旦大学作为一个高等教育学府,在事件发生之后,不是以积极的态度应对,而是一味地逃避,这样的做法不免有失妥当。

当下,媒体将社会舆论导向指向了8090后的大学生,披露大学生的不负责任以及冷漠的态度。对于社会将批评矛头指向了大学生这个问题,张天健说:“大家为什么一定去责怪谁呢?如果社会能有张海宁的父亲那样的胸襟,也许出现的更多的就是感恩、温暖之类的报道,就不会出现现在的这种状况了。”

张天健老师认为,复旦大学的这一事件发生后,学校领导层应该更多的是“疏”而不是“堵”,以积极的态度面对突发事件,把真相还原于大众,不要为了一时的面子工程而围起来想尽办法掩饰事件,这样只会得到反效果。对于学生,不要去堵他们的兴趣爱好,我们学校可以做一些培训和开一些相关方面的讲座来普及这方面的知识,让学生在遇到类似的事件时不慌张并作出正确的解决办法,提前预防类似的事件发生。

我院三大户外运动协会:户外活动谨慎参与

以复旦大学生为主的18名上海“驴友”黄山遇险,这一事件给全国高校的户外运动社团敲响了警钟。目前我院涉及户外运动的学生社团主要有攀岩协会,自行车协会和定向越野协会,三大协会的负责人都表示在活动中会保证会员的人身安全,决不让黄山门这一悲剧在我院上演。

“我们协会很注重细节,在会员才入会的时候,除了介绍攀岩这项活动,也会着重介绍攀岩时的安全知识。”攀岩协会会长许礼元说,攀岩协会主要是组织会员参加人工岩壁的攀爬,活动地点就在学校对面的军体院,在安全保证方面会员们大可放心。

自行车协会经常举行外出活动,内容多是参加比赛或者游玩,在活动中偶尔会出现意外擦伤的情况,但都不严重,在户外运动中纯属正常。“我们协会一直以会员的安全为标准,外出前会对外出会员、活动内容进行评估,避开交通拥挤路段和危险的山区等。”自行车协会副会长覃磊认为,“黄山门”事件对于今后组织会员外出活动起到了警惕作用。

定向越野协会的会长黄来炎认为定向越野协会在组织会员参与活动时已经做好了保卫措施,在活动前绘制地图时,他们已经将危险地带,高度落差明确标明,会尽力保证会员们的安全,放心参加协会活动。(专题采写:学生记者 郑奇媛 沐旭)

 

记者手记:要独立思考判断事件的真与伪

近日,复旦“黄山门”事件的热议,也引起了身边部分同学的关注。记者与多位同学进行过相关的交流,初略分为两种阵营。

其中一方认为“大学生是有错,但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他们,这样太激进”。他们表示,复旦学生在这件事上的错在于没有事前准备充分,导致被困黄山,而增加了社会的资源,以及违反规定进入未开发的禁区。相关部门按照这个惩罚即可,该罚款罚款,该拘留拘留。他们也提到,让一个没有完备的搜救装备、没有相关专业知识、没有合理的营救计划的警察去救援,这是不是也是个冒险?抛弃营救的结果来看,大学生冒险的精神就是“无知、不负责任”,而营救他们的警察彰显的就是“精神可嘉、敬业”,这是不是一种病态的逻辑?

另一方认为“复旦学生透露出来的冷漠很可怕”。他们表示“舆论的焦点是在事故后复旦学子表现的冷漠和对他人生命的漠视。”在他们看来,一个警察不管他专业技能如何,终归是为了营救复旦学子而牺牲的,事件发生后,复旦学子却在商谈面对媒体如何公关,他们对生命的失去表现出一股令人心寒的冷漠。

诚然,在一个鲜活的生命面前,任何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环顾此事的来龙去脉,在学生记者看来,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其一就是对于“围观”的学生来说,我们需要点辜鸿铭所提倡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自己去思考、判断事件的真与伪,虚与实,外界的言论权当参考;其二,对于社会的舆论,希望能够更包容的看待学生的行为。在当下的教育体系下,我们学生这个群体,敢于冒险的精神,创造的精神已经被扼杀的体无完肤;其三,想谈谈我们的教育,《教育哲学》一书中说“教育就是要使人成为自己”,成为自己,就是要培养出完整的人格,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不管媒体如何渲染,在国内顶尖的复旦学府内,复旦学子表现出来的一些行为,的确对不起他们身上的光环。若此事发生在中国其他高校,学生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又会是如何?

对于此次偶然事件,不知道是复旦“黄山门”中大学生自己的悲哀?还是其他?或许,“黄山门”事件引起舆论的过度喧哗,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病态的表现。当人们在发表言论的时候,也应该想想:到底是大学生个体的素质不够,还是这个社会本身传授的东西就有问题?(文/喜鸳)

 

 

  上一条:《古诗十九首》与中国抒情传统
  下一条:从四个方面抓大学生思政教育

 
   
   
 

 
 
国家体育总局
广东省教育厅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华南农业大学
星海音乐学院
广东省体育局
中山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暨南大学
华南师范大学
广东工业大学
广州大学
广东商学院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

北京体育大学
武汉体育学院
首都体育学院
西安体育学院
上海体育学院
成都体育学院
河北体育学院
南京体育学院

 
 

版权所有:中共广州体育学院委员会宣传部
Copyright © The Propaganda Department of the CPC in GZSU.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广州大道中1268号 邮政编码:510500 电子邮箱:gzsunews@126.com